“我成了色情影星 毒鸡蛋事件发酵 修电梯被卡致死

只有小电影才能救VR?你的脑洞还真是不够大   新浪科技 周峰   半年前,新浪科技对虚拟显示领域的一位创业失败者进行过一次采访。在当时看来,虚拟现实虽然是各大公司竞相投入的风口,但缺乏技术壁垒、没有应用场景,让虚拟现实很难快速发展起来。能够真正引爆虚拟现实市场的,或许只有成人应用这一条道路了。   半年之后,这位虚拟现实界“先驱”的看法似乎正在成为现实。就在不久前,美国科技博客VentureBeat报道了数据分析公司SimilarWeb发布的报告。报告称,提供虚拟现实成人电影和软件的网站已经引起了用户的强烈兴趣。从去年1月到11月,Oculus Rift和Oculus网站的参考流量中,有2.7%来自色情网站。报告还引用了另外一家配合手机使用的VR厂商的数据,该公司51.4%的流量来自一家专门提供虚拟现实内容的色情网站。   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到更细节的地方上去,那么你会发现虚拟色情内容网站在过去的一年里的增长相当迅速。该领域流量最高的10大网站,从去年1月到11月,流量总和上升了202%。单月流量中,去年10月份的流量最高,访客量高达324万――当月,Oculus刚刚开完开发者大会,并确认了旗下设备Oculus Rift的上市日期。   实际上,色情行业推动新技术的普及并不算新鲜事。我们今天司空见惯的网络视频、BT P2P下载等等技术,最开始都和小电影们逃不开关系,那么虚拟现实行业的风口真得靠色情业才能吹起来吗?   光有内容不够用,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在今年年初的CES大展上,成人影片公司Naughty America把众多美国科技记者召集到了一家酒店里,体验该公司利用VR摄影机拍摄虚拟现实小电影。影片名称和内容就不说了,原因你懂的。总之影片以第一人称拍摄,还可以在男女演员的视角之间转换。   这着实让美国科技媒体的一众男编辑震惊了一把。Mashable的数码评测编辑雷蒙德?王(Raymond Wong)在稿子里相当闷骚地描绘了观看影片的感受:“我成了色情影星。”影片里的女主人公动作越风骚,“我就越觉得我变成了VR影片里的那个男主角。到她们展现她们的,那啥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的脸红得要涨爆了。”   其他几家媒体描述的没有这么详细,不过也都用上了各种形容词和感叹词。比方说科技媒体Digital Trends的稿子里的关键字是:“震撼”、“野性”、“感人”、“令人信服”。而到科技网站CNET那里,评测的编辑就只剩下戴着VR头盔对着一众人群傻乐:“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   如此看来,VR成人影片果真效果如此逼真,要让虚拟现实领域飞黄腾达了吗?未必。   美国Slate网站的女记者阿曼达?赫斯(Amanda Hess)最近用三星的Samsung Gear体验了同一部影片。她表示,观影效果非!常!不!好!首先是视野问题:受拍摄设备限制,影片的视角范围只有180度。也就是说,只要稍稍一偏头,你看到的就是画面外的黑色区域――对于虚拟现实号称的全沉浸式体验来说,这可没有开上一个好头。   视野太小还是小事,阿曼达说最重要的问题在于:影片看起来根本不带感――这到不是因为评测者从男性变成了女性,因为前面说过,Naughty America的影片同样提供了女性视角。不带感的原因在于,当你看到影片里的人物要与你亲密接触,但身体上却没有任何感受的时候,心里的感受就不只是塞塞的能形容的了。   实际上,如何与内容互动是目前虚拟现实内容的短板。以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虚拟现实内容――360度视频为例,大部分影片中,观看者的视角都是游离在内容之外的第三者。比如说在虚拟现实版的《侏罗纪世界》里,观看者能做的,就只是坐在原地,看着恐龙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互动。   但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小问题需要解决:怎么从虚拟现实的成人内容里寻找盈利模式。目前的成人内容网站多以广告盈利,但这放到虚拟现实世界里面就有点让人太出戏了。毕竟,就算你真的不介意一边看着另外一个世界,一边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爽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弹出一句“这皮鞋太值了!”你也会想骂街的对吧。   解决VR的问题脑洞得足够大,但再大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同样是在今年的CES上,一对美国夫妻创办的成人玩具公司OhMiBod看上去比VR小电影不知道搞到哪里去了。这家公司在CES上展示了名为“科学与爱的艺术”(The Art of Science and Love,以下简称TASL)成人玩具平台。用户可以远程操控链接到平台上的性玩具,而且这些跳蛋、震动棒之类的设备还能添加传感器,感受使用者的情绪,再通过平台传达到另外一方去。   对虚拟现实成人内容的交互短板来说,这似乎是一种不错的解决方案。实际上,作为全球第一大成人玩具生产国,我们国家已经有厂商开始在这条路上上下求索了。   就在春节前,我们的友站雷锋网采访了几位想把虚拟现实和成人玩具结合起来的厂商。是不是条正确的道路尚且不论,至少各家厂商的实践,让我们不由不觉得我们之前的脑洞开得实在是太小了。   比如说有个深圳的团队在澳洲开了一家公司,准备做网络虚拟妓院。简单来说,就是TASL和VR的简单结合:互不相识的男女各发一个玩具,用虚拟现实把双方连接起来――姑娘这里,满足的是情趣的需求,汉子那里……咳咳。总之这是其中一种。   当然模式不止这一种,还有想给影片添加时间轴,然后像配字幕那样给玩具配上深浅强弱的同步动作。雷锋网引述UCVR创始人吴宗沅的话说,通过人工编码,VR视频就能和飞机杯的震动模式联动,“人工看片,然后根据片子的情节,控制飞机杯的震动节奏。跟十年前编歌词一样。”   不过,即便是厂商已经开始探索,成人内容似乎还是没法变成带动虚拟现实的“杀手级应用”。拿上文的网络虚拟妓院来说,创始人做了不到半年,自己都觉得扯淡:“用得起的看不上,看得上的用不起。掏钱掏得起的尝试之后会觉得没意思,想玩的�丝又掏不起这钱。”   至于小电影加飞机杯,最大的问题在于,演员的动作、速度、深度、声音等信息完全掌握在影片厂商的手里。厂商不开放这些信息,成人玩具再有创意也玩不出花样来。更何况这个话题总是离不开国内的现状:“放几个3D成人片的种子给客户,都会被封店。”   所以成人内容可以推动虚拟现实发展的观点,现在怎么看都有点过于乐观。虽然脑洞和技术实现上不是问题,但在这之后总有法律、使用习惯、经济实力等等问题需要解决。而且就体验来说,再好的成人玩具联动也不如找个妹子 汉子真刀实枪地啪啪啪上一场来得痛快。当然了,前提是你得有个……   算了,大过年的还是不伤大家心了。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