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冲基金逼宫 东亚银行百年李氏血统面临挑战 美舰与菲货轮相撞

美对冲基金逼宫 东亚银行百年李氏血统面临挑战   大约11年前,2005年的10月,66岁的李国宝做出一个选择:放弃英国国籍从而顺利入替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此时,据这位香港第五大银行、也是当地由家族控制最大上市银行东亚银行的主席被伊丽莎白二世册封Knight Bachelor仅仅相隔4个月。   作为一个剑桥毕业生,因国籍转换失去“爵士”头衔当然不乏遗憾,不过没关系,补偿随之而至。2007年李即颁授特区政府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观察家们同时注意到,以港埠百年簪缨望族的佼佼代表,David?李总能与李嘉诚、李兆基等一起受到中国几代最高领导人接见,且“座位很靠前”。显然,身家财富的规模不能决定一切。   然而还有些东西却未必能够轻易舍弃,比如,李氏家族对东亚银行的相对控制权。尤其是现在,离东亚银行开张营业的百年纪念只剩3年光景,而且那也是李国宝为曾祖一代开立的核心事业服务50载的日子。两位同样毕业于剑桥的公子李民桥、李民斌历练多年如今均劲晋升东亚银行副总裁,正等待在2019年这个特殊时点接棒,从而完成第六代的香火传袭。   姜桂之性,老而弥坚,77岁的李国宝不容有失。   埃利奥特的不满   很可惜,有人偏偏不愿成就此等美事,只因为同样作为股东,已“忍无可忍”。从2016年2月4日发出首封公开信,到11天后待东亚银行“不出意料”公布未尽如人意的上一财年业绩报告后再度致信,较李国宝年轻5岁的保罗?辛格(Paul Siger),优渥270亿美元打理资产的美国第九大对冲基金埃利奥特公司(Elliott Capital)创始人,正不断敦促李氏以较高市净率(PB)和估值放盘祖业。尽管半年之前在介入韩国三星集团李健熙旗下核心公司第一毛织与三星物产股权整合案中铩羽——此举也是为了另一个李氏家族在领导人更替之际保持原有家族控制力——但出生在于曼哈顿仅隔一条哈德逊河的这个犹太老头儿,仍然想着再尝试一次。至少市场风向告诉他,输赢几率五五开。   其实,在第一封公开信中,持有东亚银行7%股权的埃利奥特已开宗明义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东亚银行股东多年来一直承受着管理不善且固步自封的管理团队,由此引致的是疲弱的基本财务和营业表现,以及对独立少数股东差劲的投资回报。”   作为老牌美式对冲基金,当然知道需要足够的证据才能激发潜在同盟者的感同身受。诺,诸君请看,自 1997年来,东亚银行的年回报(TAR)仅2.7%,而包括恒生、中银香港在内的香港大型上市银行同期 TAR值则为8.6%,若计算由家族营运的香港上市银行,那么包括道亨、永隆、创兴以及大新在内诸银行的同期TAR值更高达12.8%。   埃利奥特进一步对东亚银行现行股份结构发难。事实上,李国宝本人目前仅持有东亚银行6.7%股权,即便加上由其多位堂亲持有的股份也不过20%,但整个李氏家族却在银行内拥有多达7个董事席位,占比亦超过七成,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为了保住控制力,自2007年起,东亚银行连续使用一般性授权,有选择地向西班牙第三大银行凯克萨银行与日本第二大银行三井住友银行配售附带制约条件的新股。特别是2014 年9月和10月,或许嗅到某种不详气息,东亚又连续向三井住友和凯克萨进行配股,使两位各占一席董事席位的“友好”机构持股上升为17.2%和18%。在保罗?辛格看来,来自亚洲和欧洲的朋友仅仅是“占着茅坑”,只是帮助李氏家族巩固了外围而没有帮助其改善业绩。   口水指责自然不够,更何况那些被埃利奥特用来显示东亚银行“够逊”的参照标的之所以有着良好表现 ,根本原因在于自2008年后,来自东南亚尤其中国内地的买家出手实在大方,大部分香港上市银行其实早已不再是“王榭堂前燕”的面目了。比如2008年,急于国际化走出去的招商银行以2.91罕见PB合计193.02 亿港币购入伍氏家族控制的永隆银行97.82%股份并旋即私有化。2014年,广州越秀集团通过该市政府注资40亿人民币从而以116.4亿港币并购廖氏家族控制的创兴银行;同年,新加坡华侨银行以387亿港币收购永亨银行,此两宗交易实质标的市净率均接近2。而到了2015年年尾,一直渴求银行牌照的中国四大资产管理集团之一的信达又从中银香港手中一次性全款支付680亿港元接盘了南洋商业银行。   想想,以东亚银行现有规模与实力——且不论其在港的89间分行,仅在内地的30间分行就非上述各行所能攀比。由于业务贡献中来自内地部分已达到49%,李国宝本人也多次表示希望东亚银行成为在A股上市的首支外资银行股,甚至战略新兴板亦可考虑,凭借“最会借助人脉开拓生意的银行家”的名头,以及李氏家族在香港政界、商界、司法界及教育界开枝散叶强大的竹网布局,此一设想未见得“天方夜谭”。   账愈算愈明,一方面埃利奥特认定“东亚银行的品牌和规模对有意将其银行业务扩充至大中华区的潜在收购者具有吸引力”,同时,根据此前收购交易平均定价为账面值2倍的均值,那么东亚银行完全可以每股60港元,即相对于现时股价溢价185%放盘。   还有一句话保罗?辛格没有摆上台面,那便是按广东老话说的“靓女先嫁”。中国内地经济“L型”下行以及受到政治因素波及下香港经济的不明朗,特别是不少银行在大宗商品上的风险敞口至今晦涩不清,直接导致未来若干年内主攻上述市场的金融业者前景不明。事实也是如此,身为香港最重要银行的汇丰和渣打,在猴年开市首日均录得不小跌幅,其中汇丰49.05港元每股水平更是重返7年前,而渣打亦大跌7%。基于区域内收入下降趋势,摩根斯坦利分别将汇丰控股目标价位从68元下调至59元,而渣打则从62元下调至52元,大摩甚至放言“一向高派息的汇丰未来维持高派息存疑”,而渣打“最差见38元”。与此同时,屋漏偏逢连夜雨,另有两则不利消息接踵传来,先是汇丰放弃将总部由伦敦迁回香港的计划,而渣打银行更是罕见提前一年将位于铜锣湾波斯富街分行的地铺以赔偿方式退租。   过了苏州无船坐,埃利奥特图穷匕现,“如今已经进入到一个必须阻止对其股东不断进行损害的时候”,而手段就是“通过竞价程序探索以适当方式溢价出售”。   保罗?辛格的担忧或许是对的。东亚银行最新公布的2015年度业绩显示,其盈利下挫17.17至55.22亿港元,每股盈利大跌28.3%至1.95元每股,末期息同比也下挫26.5%至0.5元,毫无疑问,这只是坏时代的开始 。   2月15日,也就是公布业绩的当天,李国宝在宣布系列改革措施之后正式宣布拒绝埃利奥特的建议,理由是“没到时候”。市场人士指出,早在2013年即香港本埠银行尤其是家族银行纷纷改换门庭之际,李氏曾提出一个放盘价格——3至4倍PB,不过市场分析称,这只是这位东亚掌门人故作姿态,不会有人愿以这个价格接手,即便如今香港股市仅存两家家族控制的银行,即李氏家族的东亚和王氏家族的大新,上述价格提议显然也“没有诚意”。   第二封公开信的决绝   对于李国宝坚拒野蛮人的行径,确实不出埃利奥特所料,所以便有了第2封公开信。“东亚银行董事会仍然坚决固执己见,并将不考虑出售银行的原因推究于市场经济不景气,是极不负责的推辞,管理层不惜一切代价,只顾追求‘独立’”。   既然尔等不愿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那么我只能发动一切力量推倒重来。保罗?辛格的强硬做派至此表露无遗:“我们认为股东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是否眼熟?在2015年未见识宝能万科股权争夺大战的中国内地投资者应当对某些口吻会心一笑。   从130万美元起家,保罗?辛格过去40年来令旗下对冲基金录得超过标普500指数同期两倍涨幅的回报,包括在波谲云诡的2015年,埃利奥特净收益仍高达5亿美元,而这一切源于其极其敏感的商业触觉以及素来强硬的手段。“请这么做,因为是我们说的”,无论是阿根廷、秘鲁、刚果、希腊政府——辛格以极低折扣价格购入上述国家债务并要求其连本带息全额偿还,还是在美国雷曼公司和著名汽车配件商德尔福面临破产清算时的锱铢必较,把坏苹果卖出好价钱是犹太人最擅长的把戏。至于扣留阿根廷自由号军舰,逼迫时任女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贝尔只能租赁“世仇”英国的飞机进行出国访问,以及让希腊政府急忙出台所谓“辛格条款”,宣布该国文化遗产绝不能用来还债,不过让这位讨债高手、这只坏资产秃鹫平添了更多传奇。   既然出手就绝不轻易放过,对于东亚银行和李国宝,食髓知味的保罗?辛格自然也不会仅仅奉上两封信了事。   首先,身为盟友和重要股东的西班牙凯萨克银行已提出将所持股权以每股24.5元售予其母集团,为此,东亚银行不得不改变原先对前者作出的一系列限制性规定,而此时埃利奥特抛出每股60港元放盘的讯息肯定会对交易双方心理产生影响。别忘了,埃利奥特自身也是凯萨克银行股东。   此外,一直持有东亚银行14%股权位列第四大股东的国浩集团,其背后老板马来西亚第三大富豪郭令灿觊觎东亚银行控制权甚久。这位1983年买入香港道亨银行,随后又在21世纪初通过出售给新加坡发展银行净赚23亿美元的大佬,很可能也会给保罗?辛格一定支持。   最重要的,当一个家族发展百年,家族成员是否还会同心同德?近30年前因一场内斗李氏家族痛失华人置业从而成全刘銮雄一幕,至今令不少市场人士记忆犹新。   “有两条路你可以选择,然而长远来说,你仍有机会改变现在的路”,英国殿堂级硬摇滚和重金属乐队齐柏乐飞艇以及这首“天堂的阶梯”,一直是保罗?辛格最爱,而这,同时也是他最愿意告知交手对象的。   作为小股东控制企业经典的东亚银行,身为李氏家族第五代扛旗人物的李国宝,正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